喃城

无名的爱

无数的海在这世上消失
一如母亲打掉最后一个诗人

理想主义

我们在风中举手投降,
举手投降的人像野火,
烧光大山和峡谷,
我们跑向颤抖的地平线,
烧着未眠的太阳。

飞鸟,蓝黄,芬兰

框架,电视接收器,阳光

墙角,鸟,太阳

窗外是一堵墙
挡住了所有的光
可这都是徒劳
就像给瞎子挖的眼睛
给聋子割掉耳朵
给尸体敲碎脑袋